当前位置:正文

我讲的对不对啊?”加隆问

admin | 2020-06-05 05:04 浏览数:
“把纯地球血统的人统统杀光,之后,人口会急剧减少,自然条件也会变好。我的创举,应该叫做创世纪吧。”加隆说,米丽亚在他身后,若有所思。“你说,我讲的对不对啊?”加隆问。米丽亚板着脸,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加隆看一眼她的脸色,忽然急躁的拍一下桌子,道:“你一点都不快乐!为什么?”米丽亚怅然道:“我的快乐跟着黎风消失了,为什么还要快乐呢?我不知道你是利用什么来控制我的,我只希望你的目的达到以后,可以放过我。”加隆道:“怎样才算放过你?”米丽亚道:“把你用来控制我的东西解除掉。”加隆笑了,说:“那是不可能的。你现在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听命于我的意识吧?其实跟那些被派到世界各地的人造军团的原理一样,你要更隐蔽些,在你出生的时候,就被置入了潜意识芯片,那块芯片在你的脑干里,跟我脑干里的芯片差不多,它的功能是完全接受我的指令——你应该模不到的,我告诉你只是让你别再痴心妄想,那块芯片如果取出来,你就死定了。”米丽亚道:“我真想杀死自己。”“何苦呢,别傻了。”加隆说。“你毕竟是我的孩子,我怎么会太难为你……”可惜米丽亚没有听到最后一句话,她已经走出去了,同时泪流满面。谍报中心虽然不如帝国大厦高,也是碉堡一样很鲜明的建筑。米丽亚站在顶层,头上是赤裸的蓝天,米丽亚觉得要是从这里跳下去,感觉一定很爽。“爽”这个词是黎风交给她的,她又想起黎风。想起黎风的时候,她的心口隐隐作痛,大概就是昨天傍晚的时候,心里也是这么疼。遥远的地方好像有个声音在呼唤她,米丽亚不算是多梦,但她梦见了黎风。黎风在那个该死的进化隧道的入口,探出半个身体来,喊她。“黎风……”米丽亚说,泪又留下来。“你还在想着他?”米丽亚擦擦眼泪,身后是银狐。她诧异道:“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银狐笑道:“没有灵感当然就到处走了。”米丽亚问:“你放下工作了?”银狐道:“对,研制什么血统鉴别机,真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情。”“可是你已经答应帮忙。”银狐道:“我是自由至上的人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如果想撒手不干,自然没人能够劝的住。”米丽亚看着他,过了一会开口问道:“你对于进化隧道知道多少?”银狐道:“不多,我没有去过。”“有没有人可以从里面出来?”米丽亚问道。“不知道,或许黎风命很大。”银狐调皮的笑笑,看着远方。米丽亚捂着心口,打算离开,银狐叫住了她。“知道站在这里最大的好处吗?”银狐道,“虽然看不见,还是会离宇宙近一点。宇宙实在很大,相比之下,黎风算什么啊?可能一瞬间,他就死了,与根本不存在没有区别。”“你也很孤独。”米丽亚说,接着走开。星辰背着黎风,一直走下去,前面的路在他看来没什么意义,但他还是在走。背上的黎风冰冷,没有一点气息,但身体还是柔软的,星辰很诧异他没有变硬,也许黎风就是这么个好心的可怕的人,即便死了,也不给星辰带来麻烦。星辰又走了很长的路,接着停下,因为前面有东西挡住了他。那是一大排,青蛙。每个都有一米多高,看上去诡异的可怕,但星辰已经没有害怕的心思,他在心里也许把自己列为恐惧的中心了。星辰闷声道:“让开!”青蛙们没有回答,而且更欺近了些。星辰把黎风放在旁边地上,从他怀中掏出了银河短剑。短剑锋利无比,带着几缕寒气,星辰可没有黎风那样爱护动物,他一个健步冲过去,对着为首的青蛙就是一剑。一大股难闻的液体喷过来,星辰迅速的避开,那些液体落到地上,开始冒泡。星辰知道那是很强的腐蚀性。这些青蛙没有牙齿,没有爪子,就算有剧毒也无法伤害星辰,重庆快乐十分它们唯一的可怕之处是腐蚀性的液体,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和惊人的数量。星辰感觉自己很难战胜它们的时候,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网已经杀了二十几只青蛙,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网站剩余的那些动物跟他对峙,接着,忽然训练有素的转了身体,从中间让出一条路来。一只头十分大,皮肤褶皱的老青蛙跳了出来,神态好像首脑一般。星辰道:“你是它们的头领吗?”老青蛙居然点了头。星辰道:“那很好,让它们放我过去。”老青蛙这回没有表示,星辰忽然觉到不妥,回头看,倒在地上的黎风依旧,只是身上多了只小青蛙。红色,没有一个巴掌大,很像刚才至他于死地的那只。现在这小青蛙跳到黎风的脸上,星辰退了一步,就要一剑过去。冷不防对面的大青蛙忽然跃起,发出尖利的叫声。所有的青蛙一跃而上,把星辰团团围住,无数准备喷射毒液的嘴巴张开,只等一声令下。星辰动作比它们快半分,已经把那小青蛙拎在手里。他本拟定把那东西摔在石头上,却发现自己的包围者害怕似的退却了一点,星辰晃悠一下手里的青蛙,那首领大青蛙便又叫了一声,这回是向后跳。剩下的敌人也停止了进攻,乖乖重新分成两队,星辰发现面前多了一条出路。“你们放我走了?”他诧异,再看看手中的俘虏,顿时明白。他把小青蛙攥在手里,那小青蛙果然通人性,大眼睛里竟然流露出求饶的意思,星辰岂会不懂,对它道:“只要我安全的出去,不会伤害你。”“还有你们。”他对那些巨大的青蛙道,“如果你们轻举妄动,我只要轻轻的攥一下拳头,恐怕手里就是一团泥了。”在得到了默许之后,星辰背起黎风,再次上路。边境的群山中,沈天明带领其余的人找到了那个岩洞。搬开了最后一块石头,卫忻赞道:“怎么还能有这么秘密的地方!”沈天明道:“这不算最秘密,走势图分析只是不容易被人找到罢了。”洞口很狭窄,仅仅能容许一个人侧身进入,顺次进去之后,里面的天地宽畅许多。这是一座中空的山,稍许的微光从头顶的石头缝隙透过来,碉堡一样。一排又一排的机器士兵整齐的伫立在中央的空地上,每个都有两人多高。月乘道:“这样的军队,杀伤力肯定比人造军团强许多。”洛美针道:“可是数量上没有任何胜算。现在启动这些士兵吧,让它们听命于我。”月乘迟疑道:“你真的要我这样做?”洛美针道:“当然。”月乘道:“你要帮助加隆吗?”洛美针道:“对。”月乘道:“那我就不能帮助你了,星辰还没有消息,我想他是去找黎风了,而黎风是绝对不会帮助加隆的……”洛美真道:“你的意思是,星辰很可能站在黎风一边,而你要站在星辰那一边,所以你绝对不站在我这边,对吧?”3号摇头,小声道:“好复杂。”沈天明只是冷冷的打算看热闹。洛美针居然脾气好了起来,说:“你不帮我,我也不逼迫你,只不过想搞清楚一件事,你已经决定不听我的话,对吧?”月乘道:“对。”洛美针微笑着,朝她走了几步。她的手插在腰间,除了卫忻没有人猜到她究竟要做什么。长剑出手的时候月乘毫无防备,甚至不知道如何闪避致命的危险。3号奋不顾身的扑过来救援,可迟了太多,眼看月乘即将身首异处,即便是机器人,在生命终结的时候也难免恐惧。月乘闭上眼睛,只是想到了星辰的脸。没有疼痛,没有黑暗,什么异状都没有,月乘奇怪的睁开眼睛,发现洛美针的剑没有砍到自己身上。她面前居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星辰。星辰没有任何征召,也没用任何技术的替月乘挡过了那一剑。那一剑只不过在他身上多了一个伤口,并不比他脑后的旧伤重。他带着背上的黎风狠狠倒下去。谁也没想到进化隧道的出口竟然是这里,谍报中心的秘密基地。星辰醒过来,又看见月乘的脸。这情景不是第一次了,他有些感慨命运,抓起她的手。“你救了我。”他说。月乘点头,她把所有的力量都用来救他,总算勉强保住了星辰的命。作为代价,她也向洛美针做出了妥协。一旁的洛美针好像忘了自己刚刚的目的,正在细心的替黎风包扎伤口,还掏出许多细小的针向他身上刺。星辰看了,怒道:“你在做什么?”洛美针道:“这不是你该管的吧?”星辰道:“他已经死了。”洛美针拎着他刚刚扔在地上的小青蛙,道:“这是什么?”“青蛙。”那青蛙一动不动,看上去已经死了,星辰的手劲很大,何况他根本没想过真的饶过它。洛美针道:“不错它是青蛙,黎风是不是中了它的毒?”她的确看得透彻,星辰对这个陌生女人产生了说不清的敌意,但他的四肢还没有完全恢复,月乘按着他的肩,对他摇头。洛美针道:“我要感谢你把这小子背出来。你大概还不知道,青蛙有一种冬眠的习惯,在冬眠的时候它们的生命现象降低到极限,看上去跟死了几乎没有区别。”她说着话,把手中的青蛙放到黎风的胸口,说,“你给我活过来。”小青蛙在众目睽睽之下,先是动了几下,然后忽然跳起来。“不是一般的青蛙。”洛美针道,“进化隧道里的青蛙,应该也是进化了的。”那青蛙听得懂一样,朝她顿首,接着跳到黎风嘴边。它喷出一股白色的液体,洛美针掰开黎风的嘴,让他吞下。3号在一旁终于忍不住道:“那是什么?”洛美针道:“总不会比毒液更毒。这个世界上奇迹太多,咱们总是免不了要碰碰运气。”小青蛙如此这般,一会,离开了黎风的身体,洛美针扶黎风坐起来,运气,在他后背用力一拍。黎风的身体朝前扑倒,一口黑色的液体喷出,接着倒在洛美针怀里。周围的人皆不出声,看着他们两个,一会儿功夫黎风竟然渐渐有了气息,眼珠转了几下,睁开。“啊,”他说,身子没有动,定定的看着洛美针,接着笑了。“我早该猜到你就在附近……真不象话,年纪一大把,还是到处跑……”洛美针将他身子一推,骂道:“怎么还这么多话?真不如死了痛快。”黎风捂着胸口,坐起来,咳嗽两声,道:“我哪里那么容易死?只是觉得快不行了,强行封闭了自己的血脉而已。是你救我吗?不像啊。”他看了一圈,发现了星辰,便道:“咱们离开该死的隧道了?能再看见你真好啊。”小青蛙此时咕咕叫了两声,跳到他肩上,仿佛熟识的伙伴一般。其余人正在惊讶,冷不防3号惊叫一声:“青蛙!”沈天明等向她所指方向一看,果然在机器士兵身后,隐藏的进化隧道出口处涌出了许多青蛙,有大有小,潮水一般。为首还有个脑袋较大的老青蛙,好像在指挥。洛美针道:“奇怪了,青蛙还会列队。”黎风看看肩膀上的小青蛙,又看看那些青蛙,最后决定看星辰。星辰把银河短剑抛给黎风,道:“那些该死的东西,你那边那只大概是它们的公主。”黎风好奇道:“你真的是公主吗?”小青蛙咕咕叫了两声,也不知道是什么,蹦到黎风摊开的手掌上,对着那只队列中的老青蛙高声叫了几声。老青蛙和众青蛙回了几声,接着迅速的撤退,没有几秒钟便消失,和来时一样训练有素。黎风对掌上的小青蛙道:“你怎么还不走?”小青蛙回叫两声,甚是温柔,又跳回黎风的肩上。洛美针道:“笨徒弟倒挺有桃花运,居然被这青蛙里的公主喜欢上了,我看这小青蛙是决意跟定你了。不妨给它起个名字吧。”黎风道:“你这个没正经的师父,只会说便宜话,你倒说说起个什么名字好?”洛美针笑道:“乐乐或者绮绮都好啊,反正要比着你喜欢的女人起。”黎风脸色一变,道:“少取笑我。”停了一下,又对小青蛙道:“不过乐乐倒是好名字。”谍报中心的秘密基地里,这师徒两个显然完全忘了本来的任务。沈天明苦笑不得,而重伤的星辰更是感叹不已。此刻,月乘的一句话老实中肯:“真的是师徒……你们两个说话做事到底都有没有理由啊?”理由自然是有,不过都简单的出奇罢了。

  520前夕,东方绿舟基地重新开放。

,,陕西11选5投注

Powered by 内蒙古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